最近常留意到一些关于人际关系疏离的议题。

本文所指的对象,通常可以保持大部分生活中正常的社交关系。例如在同事、亲戚、普通朋友、初次见面的人的关系中有恰如其分的表象。不过,在一些较为深度的、亲密的关系中,他们常会感到无措、麻烦、辛苦、容易“费电”和耗竭,时间久了会倾向于认为一个人的状态是更舒服和自在的。常有一些说法把他们归位内向型人(introverts),但仔细想来却又不仅如此。

我自己的观点是,这种人际的疏离有时候并不只是一种人格特质,有时候更像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。比如,他们可能在过去人生中常体验到一种“虽然自己不是特别需要,但对方是对自己好/没有恶意,所以没有理由拒绝”的感受。这样的态度表面上提供了一种人际关系中对他人的宜人性,但对个体本身而言,会产生个人边界被侵占、自我的真实需要被忽略或掩盖的感受。

TA们担心,当面表达拒绝会引起“关系有可能因此破裂”的恐惧和“辜负了他人好意”的歉疚。更让人感到耗竭的是,在担心和歉疚的夹击下,更难理直气壮地通过说“不”来保护自己的边界。

于是,退而求其次的方式产生了——TA们会悄悄地淡出一些关系,或者干脆和人保持一定距离。这样的方式虽然被动,但好处是:保护自己的领地、也不至于让关系破裂。

要形成这样的人际模式,不仅仅是天生的人格特质,从发展的视角来看,其中文化、教养方式、和自我概念的形成几个方面都会对这样的人际模式产生影响。

文化中对于“懂事和顺从”的期待

每一种不同的文化后都存在着对个体不同的期待。以我们的文化为例,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,大多数父母会更期待孩子是听话、懂事、孝顺和有教养的。这些期待在个体的成长过程中可能会演变成要求(例如:你必须达到这些期待)和评判一个人是否优秀的指标(你不听话、不懂事就是坏孩子)。同时,文化的期待通常是社会发展的产物,所以我们所处的环境,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规则去敦促个体的发展去顺应社会文化的期待。

举个例子:

1.孩子如果是顺从的,那么ta将会受到家长、老师等权威角色的褒奖,会得到同辈的羡慕,这些积极评价会鼓励个体通过顺应文化期待,从而获得更多的社交好评。

2.反之,如果你在过程中过于坚持自己的主见和想法,相对会更容易被评价为:不懂事、固执、幼稚和叛逆,也可能会在亲子、师生或同辈关系中遭遇更多的困难。

在这样一正一反的两股力量之下,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为了获取足够多的归属感和安全感,通常会让自己的成长轨迹更贴近于文化对于个体的期待。也就是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听从权威、和大部分人步调保持一致,会给自己省去许多麻烦或责备,在群体中保持相对安全的状态,而做自己,表达个人的观点却相对要冒更多的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