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布斯时代的iPhone,一年小迭代,两年大改款,每次发布会,都是圈内盛事,现在的处境是友商强行碰瓷,媒体推波助澜,看客疯狂吐槽。

特斯拉一直过得很纠结,头顶光环,囊中羞涩,月月亏损,年年破产,巴菲特老爷子偶尔还踩几脚,但马斯克熬过来了。

这类品牌(也包括戴森)天赋异禀,风评是两个极端,有人觉得牛X,有人觉得是智商税,公共语境永远严重对立。

基本上,凡是自带梗点又有溢价的品牌,都有社死的潜质。

社死并不需要重大危机,有逆反情绪就能催化。

苹果新耳机Airpods max,卖的比别家手机还贵,《福布斯》说是“掠夺”消费者,供应商打圆场,“市场小众,销量不大”,言外之意,买不起的人别起哄。

耳机事件与之前的小米屌丝争议都是情绪推动,本无贵贱之分,按正常逻辑,苹果可以充耳不闻,雷军似乎也不必紧张。